桃花债(蛇燕 小甜饼 吃醋梗)


昆仑山常年积雪,站在山顶上放眼望去一片白茫,就连树上也积了不少。平日里应该在山庄的人此刻却蹲在树枝上发呆。飞燕很少擅自离开山庄,但现下实在心烦意乱。飞燕深知灵蛇唯一感兴趣的便是毒,但近几日每次自家尊上回到庄里,总是能在他身上闻到一股花粉香味。飞燕一开始并未多想,但昨日尊上回来时,眉眼间尽是笑意,素日里取人性命的手中捻着一瓣桃花,本该狠戾的眼神中竟然透着一丝柔情。饶是飞燕再迟钝,也看出了些许不对,难道尊上是有心上人了吗?想到这心里却是猛的一沉。飞燕不知道这份本不该生出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他本想着就这样一辈子不说出来也好,就这样静静的陪在那人身旁,岁月静好,此生不渝,但是现在,如果尊上有了心上人,他又该如何自处?
飞燕越想越觉得各种事如乱麻一般缠在一起,心里一时烦躁,便想着趁尊上还未回来,去昆仑山中转转也算静静心。哪知刚将山庄的门推开,却迎面撞上了一个豆蔻年纪的姑娘,飞燕连忙道歉,方才未注意,现下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女子生的极好看,朱唇皓齿,一双杏眼瞪的大大的,水润讨人喜欢。再看她手中提了个食盒,上面印着朵朵桃花,煞是好看。飞燕想着尊上这两天的举动又看着她手中提的食盒,心里顿时生出一股酸意。
“公…公子?” 那姑娘看他发呆,眉头微皱,轻唤了一句,“公子…我,我是来送东西的”那姑娘将食盒端在胸前,抬眼看了看飞燕的神色,只觉得此人容貌俊秀,不由得红了脸。飞燕看她脸色微红,又见她如此仔细怀里的食盒,心下明白了大概,这姑娘看着心性单纯长得又十分清秀,怪不得尊上会喜欢她。
“姑娘进庄里等尊上吧,想必看到姑娘,尊上定会开心的,我让下人带你进去…我,我自己还有事,先…先走了…!”那姑娘还未反应过来,便被几名侍卫带入了庄内。飞燕说罢便逃也似的离开了,然而他并没有计划,只能一直到了晌午还在树上蹲着发呆。这么多年,他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守着这份心思,但如今只觉得一切都被打乱了。飞燕蹲在树上,一条腿自然的垂着,一动不动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尊雪雕。
然而灵蛇这边却与某人脑中幻想的全然不一样,灵蛇回到庄中已然是傍晚时分,找遍庄中也未见那抹熟悉的身影,倒是注意到了那位姑娘,灵蛇不禁眸色一冷“你怎么在这?”。那姑娘搓了搓手,声音有些微抖“您…前几日不是让做完了送到这来吗…我,我本想放下就走的,但来的时候遇到一位公子,硬是让我进来了…”,这姑娘心中暗暗叫苦,侍卫又不让她出去,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,若不是店主说给她三倍的跑腿费,她才不来呢。她见呐金发男子微眯了眼 “公子?你说的那位公子,现在何处?”灵蛇心中暗道这飞燕现在真是长了本事,还敢“离家出走”了,待会抓回来定要好好教训一番。那姑娘指了指飞燕离开的方向,见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去留,赶紧趁机溜了出去,心中却下定决心绝不再来这鬼地方了。
灵蛇沿着那女子指的方向向前走着,现下已是晚间,天上繁星点点,令人心神放松不少,灵蛇走了几步,便听得树上窸窸窣窣的声响,原是飞燕见了他,一时惊讶尊上竟没在庄内和“心上人”待着,弄出了不小的声响。灵蛇抬头一望,便看见那抹熟悉的身影,似是太久没动了,身上都积了一层雪。灵蛇见此情景眉头微皱“下来!”
飞燕自然不会违抗,轻巧的纵身跃下,“尊…尊上”,灵蛇并未理会,只是牵了他的手往回走,温热的手掌激的飞燕头皮一麻,“手怎么这么凉?”灵蛇将他的手握的更紧些,复又道“以后出来,记得多穿些”,飞燕对这突如其来的关心有些不知所措,只傻傻的嗯了两声,便任由他牵着回庄。待回到庄中,已是子时,抬头看满天繁星十分耀眼。回到房中,灵蛇终于放开他的手,飞燕这才回过神来,但看着桌上的食盒眼神又黯了黯。原来是那姑娘已经走了啊,飞燕这样想着,心绪不知道又飘到哪去了。灵蛇看他魂不守舍的模样,不禁皱了皱眉,握着他手腕往怀里一带,飞燕没有防备,一个踉跄便跌到那人怀中。灵蛇抱着他坐下,“前几日下山的时候觉得这桃花酥甚是好吃,想你应该喜欢,就让人做了送上山来给你尝尝。” 飞燕仔细回味了几遍他这话才明白过来,原来,那姑娘并不是尊上的心上人啊…飞燕想到这,唇角不禁勾起一抹笑。
正暗自高兴着,忽觉唇边一热,原是灵蛇已捻了一块桃花酥送到他嘴边,飞燕乖顺的张嘴咬了一口,花香和着甜味顿时溢满口腔,“好吃吗?”灵蛇眯了眯平日清冷的眼眸,眼中竟带了一抹玩味的笑。飞燕无法开口,只能点了点头。飞燕正暗自品味着,忽觉得后脑一股力将他向前带去,温热的双唇相接,灵巧的舌扫过他唇齿,撬开他牙关,攻城略地。飞燕只觉得脑中一片混沌,待他脸色憋得通红,灵蛇才舍得放开他,双唇分开时带出几条暧昧的银丝。
“确实好吃”,那人原本清冷的眼眸中如今带了几分柔情,看的人意乱神迷,飞燕望向那人璀璨双眸,只觉得此生足矣。屋外繁星满天,屋内人影成双。

评论(2)

热度(151)